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什麼是愛! 愛是懂你,讀我。 愛是懂我,讀你。 愛不是為了一個激情瞬間奔放帶來的目的。而是,享受一個溫和的人生相隨始末的過程,不需要奢華和隆重,平淡靜心的相守,已經足夠。愛不是統一的整體,不是包裹的榮耀,更不是所屬的依附,愛是兩個獨立的引力,愛是引力的取捨,絕不是遷就的借口,更不是單調的一廂情願,而是低調的心語。 失落時離不開關切的眼神,溫情時少不了一波的溫度,誤解時離不開靜默的私語,孤獨時少不了陽光心情的愛撫,寂寞時離不開輕聲的安慰,孤僻是時少不了聆聽的呼吸,平靜時離不開平靜的氣息,晚戀時少不了熱戀的溫美,這樣的度過一生,才是愛的享受,不是為了一個私慾的目的。 生命來的簡單,去的簡單,這個過程卻是複雜,而這個複雜的過程中的幸運兒是擁有了一個感情的始末,這個始末的端點,就是愛的普通而不簡單的追逐。 愛當自擇,愛當自責,愛當靜心相守。 無論是遇見了風雨,還是偶遇了錯誤,無論是生活的顛簸,還是無法平衡的心態,都要相互間攙扶著向前走,融化彼此的世界,對調心扉的死角,溝通心靈的觸覺,才能將愛昇華成為彩虹,將遺失的歲月補救成為青春的火焰,才能給愛增添一份安靜而祥和的情愫。 傾聽心語,互換心界,靜中感悟,浪漫與溫馨就會隨之而來, 都喜歡在綠地上追逐****的痕跡,都陶醉在林間散步時的融合,都願意浪漫在花的世界尋覓,都熱重於漂浮在浪潮上的激情與散放的情感。同樣,也會拜倒在錦花似玉的溫箱裡,同樣也會糾纏在不捨不棄的迷霧裡,這也是愛的一角方式,一角方式的獨自奔跑。 安靜,安靜,愛不是需要責怪和狐疑來體現真情,需要靜心的相守,需要用心來體會對方的心緒。 傷人心者,語言。 暖人心者,語言。 傷人愛者,語言。 所以要懂得安靜的分寸,不要心浮氣躁地一股腦的沒有思維的放縱語言,只顧及自己的感受,而不顧及語言的鋒利與傷害的尺度,追求牢騷的快感,不去珍惜安靜的融合,傷及對方的同時,更傷害的是自己,想用這種方式來獲得喝維護愛的擁有,卻被愛遠離成孤僻,單調保護自己的愛,就會遠離更多的愛。 燕子掠過湖面,驚擾的是湖中的魚,而不是湖面上的浪花,想追逐愛的享受,或者愛的永遠,不是用膚色與艷麗的技巧,而是需要對愛去靜靜的理解,對愛無聲的靜守與心緒的撲捉。 心有靈犀不點而自相通透,心中愛的廣闊,就會有廣闊的愛湧來。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情人節那天下午,大哥電話帶來一個噩耗,他的丈人去世了。我大嫂姓吳,她爸爸人稱老吳。 我對老吳同志談不上瞭解,沒在一起共同生活過,平時也甚少來往,一年中也就家庭聚會時見上數面。只是從父母和哥哥偶爾的言談中得知一二。 我哥說,老吳同志是實實在在的好人。他對家中後輩特別好,不僅支助上學,眾多侄男侄女在鎮江求學工作時期都吃住在他家。這是我親眼所見,以前每回跟大嫂回家玩,總能見著他的這個侄女或是那個侄子住在他家。我曾問過大嫂,家裡多個外人習慣嗎?她說長年以來都這樣,已經適應了。那些侄男侄女因而跟老吳同志的感情也特別好。我覺得這個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家中添人進口,不僅要照顧他們飲食起居,老吳同志還關心他們的工作學習,毫無疑問的說這是給自己增加許多麻煩的事。 老吳同志本身是名高級知識分子,卻個性豪爽,熱於助人,有著一腔古道熱腸。困難時期,他自己在四川工作,回老家探望,把身上衣服脫下來一件一件送給侄子,最後自己穿著單衣坐火車回四川。他對子孫也都極好,言語之中盡顯關愛。 老吳同志是在熟睡中離開人世的,家人發現正在睡眠中的他呼吸有異樣,隨後喊來救護車,在往醫院途中老吳同志已悄然離世。不磨人,不折騰,乾淨利落。老吳同志走後,他的侄男侄女們都趕來送別,痛哭流涕,讓人感動。 在送別老吳同志的時候,我想起一位名人曾說過的話:一個人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輩子的好事難。老吳同志所做過的事也許有人會不屑一顧,覺得他不過是在幫助自己的家人,可是別忘了我們的身邊有太多的人對親情冷漠,甚至為了利益不惜傷害手足情份。而老吳同志卻把幫助家中兄弟姐妹後生侄輩當成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難能可貴的是,他一生都是這樣為整個的大家庭奉獻自己,且不圖回報。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8 Reads)
因為埋葬蟲的嗅覺很靈敏,老遠就能聞到動物屍體的氣味。它們從不吃腐屍,而是用它來餵養幼蟲。野外虧得有這樣的清潔工,要不,動物的屍體腐爛發臭。還會傳染疾病。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淡淡的曾經,淡淡的過去,留下了淡淡的回憶。青春年少的我們總喜歡遐想過去,因為過去承載了我們太多的記憶。不需要每天的朝夕相處,不需要無休止的電話,不需要每天的問候,只需要在某個角落偶然相遇時一個淡淡的微笑,只需要遇到困難時隨時能撥通的一個號碼,只需要傷心與快樂時你與我的分享……這樣就夠了! 年少的我們,帶著最初的夢想,獨自一人,在異鄉的土地上追逐我們的希望。異地拉開了我們的距離,但是距離產生美,時間沒有抹去我們留下的痕跡。在陌生的紅色土地上,在無數張陌生的面孔中,找到了幾張和你們相似的臉龐。於是,和他們成為朋友,和他們一起追逐希望,彷彿看到了曾經的你們,彷彿回到了過去,找回了昔日熟悉的感覺。也許是真的把他們當成了過去的你們,只因為過度的沉浸在了淡淡的曾經中。 慢慢的,喜歡整天掛著QQ,因為我希望你們可以跟我分享你們的喜怒哀樂,而我可以第一時間知道你們過得好不好。QQ上,一個微笑的表情告訴了我你過得很開心,一個難過的表情告訴了我你的傷心……不管是快樂還是難過的表情我都很開心,因為你們願意與我分享你們的喜怒哀樂,這至少證明你們還記著遠方的朋友,這就夠了……異地的我們就這樣把淡淡的曾經牽掛。最近的日子,總是時不時地打開空間的相冊,因為裡面有你們給我留下的淡淡的微笑,有我們共同的回憶。有時候,一個人靜靜的看著那些久遠的照片,就會情不自禁的傻笑起來,因為自己的心還停留在過去。 淡淡的曾經,有過我們共同的誓言。記得那年夏天,我們一起去登山,一起在懸崖邊放飛我們的夢想,一起訴說我們青春的希望。我們發誓,我們要一起為夢想而奮鬥,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會永遠記住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曾記否,當我們拿著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我們知道,我們實現了我們的夢想,實現了我們的承諾。飯桌上,我們暢飲甘泉,我們歡笑,我們感動,只為我們無需詮釋的友情。 我喜歡淡淡的感覺,因為簡簡單單就是一種美,所以我也追求淡淡的友情。我不求你們為我做什麼,只希望能把我們有過的快樂記憶永遠放在心裡就夠了。別人總說,人要向前看,而不能一味的活在過去,可我想說,活在過去的美好中也是快樂的,有些美好的回憶或許可以成為一個人前進的動力。當年對你的承諾還在心裡,因為曾經的承諾,我不曾放棄……留在心裡的會永遠記留著,不該忘記的永遠不會忘記,只因為我們有過淡淡的曾經……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闊別家鄉十餘年,聽說我要回家探親,親戚們紛紛打電話,希望帶點新疆特產回去,有吃的有用的、也有穿的。 可是姑姑讓我帶的東西,讓人很納悶:帶一雙42碼的軍用翻毛皮鞋給姑父,可姑父病逝已有五年了;而且姑父生前我曾郵過一雙41友的皮鞋,他回信說很合腳;理我奇怪的是姑姑竟然為這件前前後後打了三次電話,一再叮咚,鞋子一定要是42碼的。 對於一個剛近老年就喪偶的親人,我不想把事情辦砸,就打電話問母親。 母親不無傷感的說:“你姑父走的時候,你姑姑怕他在那邊冷,受凍,就連夜趕織了一雙厚厚的毛襪,那可是一針一線地織出來的,第二天,襪子織完了,頭髮也白了一半。可能是他穿厚毛襪走的,所以要穿大一號的鞋子才合腳吧。” 其實姑姑這麼念著姑父,全家人都可以理解。 姑父是姑姑的第二個丈夫,比姑姑小五歲。她嫁給他時,已經是青年喪夫,還帶著一兒一女,大的才3歲,小的才1歲。姑父家因為窮,娶不起媳婦。所以他娶了帶著一兒一女的姑姑,就像得了寶貝一樣。後來,他們又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日子清苦,但其樂融融。 為了養活這個大家,姑父長年累月下井挑煤,不要命的透支身體。用自己的肩膀挑著全家的日子,維持這個艱苦的家。 等到兒女們長大,他已經衰老,但他在姑姑面前卻是處處裝強。50多歲的人了,有時還瞞著姑姑一家人下井幹活。 不幸來臨時,全家渾然不知。那年姑姑60歲。一次下完井回家吃飯時,姑父忽然身子滑向桌底下,不省人事。待送到醫院時,人已經斷了氣。醫生說,姑父是“過勞死”。 可是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姑父出現了“迴光返照”,把他最擔心的事辦完了才咽的氣。 他拉著姑姑的手,流著眼淚說,“老婆子,我恐怕不行了,本來想在走之前,給你多留點養老錢防防,可我只為你準備了二千元錢,哎,有點少了。” 回到老家,我特意陪著姑姑去看姑父。 姑姑將那雙簇新的翻毛皮鞋點燃,一點一點地燒,用她那雙滿是皺紋的手,細心地撥著火,以使燒得更充分、更快。毛皮和橡膠燃燒而產生的刺鼻的味道發散在空氣中,令人窒息,姑姑全然不覺。 最後,送給愛人的禮物,只剩下一點點灰,風一吹,便也灰飛煙滅,彷彿到了該去的地方。 聽母親說,姑父給姑姑留的那兩千元錢,姑姑眾來沒有動過,一直珍藏著,只是姑父去世的忌日才打開,默默地看一天。 兒女們都很孝順,農村的日子再窮,兒女們從沒有去打過這兩千元錢的主意。因為他們知道,這兩千元錢所承載的愛遠遠不只這兩千元錢。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閣月色,渲染幾許微涼。你的眸光,透過亂世倉皇,清風拂,層雲散,五夜寒光,誰的血跡斑駁了誰的湖光。 那一場風花雪月裡遺留下的悲傷,我躲在世界的角落裡獨自舔舐,無所謂痛楚,也不過是滿腔難解的離愁,和對你昔昔難忘的念想。殲景離亂,還有多少人記得曾經單純的諾言,初晴的雨天,執著同一把傘,在荒蕪的田野間肆意奔跑,不顧濺起的泥漿髒了昨日的新衣。卻到今日,一味說的無可奈何,是為誰找的借口,竟完美的無力再去反駁什麼。 風景曾諳,孤執陌路,終沒有等來記憶中顏色無雙的容顏。彷徨,悵惘,是誰都難以抗拒的情緒,我本是這世界上最自私的人。強裝對你的不屑,卻在夜半時哭喊著醒來,不清楚自己在不明所以的期待些什麼,明知你的遠去早已不能再回頭。所謂留戀,也早在那時的無言相對中被消磨的一絲不剩。 掙開那一目熟悉的觸感,張狂的說著好聚好散,是此刻唯一可以佯裝的堅強。淚過,笑過,淚跡被往事風乾,笑意被現實刺破,對著花影的承諾,最終卻只留余我在原地看你的背影,一如那年你從浮雪紛揚的夢中走來時,攜著不曾染上煙火的明眸在一瞬間擊潰了厚重的心牆。 在愛與被愛的烽煙中殘喘,執銳的鋒芒劃破碧水中殘月最後的容顏,倒映著你氤氳的眸,無人憐惜。 浮生若夢,你終究隨著飛花柳絮離開,我依舊等待著某屢螢火的救贖。 那道過於明媚的傷口遺留在多久以前,嗤笑著我的懦弱。面對你半途的背道而馳,卻連最後的無理取鬧也不敢說出口,竭力的迴避著每一次街角的偶然。在害怕些什麼,是連自己都解釋不清的糾葛。 流年倉惶在指間逃亡,無意間,陽光折射出睫毛的印跡,深諳你眼眸中無盡的寵溺,你的笑顏將一切冰寒支離瓦解,一如那年,你純澈的眸對上我的躲閃,也終究擊碎了我最後的迷夢,那一刻,我的世界,砰然傾塌。 所謂無緣,是你此生說過最婉轉的笑顏。這一次,我亦無言,你究竟在推脫些什麼。何曾知道,於我而言,你是那道就連掙脫也要小心翼翼的咒言。 無力解釋什麼,路的左邊依然有你走過的馨香,浮花夢柳,你曾折斷它的枝條,俯身錯落在紅塵陌上。你說,你想看見來年遍野的青殘撫弄落花的景致。 感受生命流去的無望,那種名為死亡般絕美的愛意,旖念未盡,但願你所嚮往的在月光下流離,終究會找到夢寐的彼方。 執守的花,落了,孤殤的流年,淡了。 風離散了,多少年未曾埋下的風景。 淺唱暗痕,煙火迷亂,斷月下獨奏一世伶仃 孤愁殘殤,晚風拂動,幾許枯葉顫動蝶的叮嚀 雪夜無痕,梨雪未滿,誰的浮生落在誰的衣襟 無言悲歡,離人遠行 歸期將至,你是我此生最浮躁的心

| 6th Jun 2012 | 一般 | (6 Reads)
蕭蕭寒風,將一個冬天送到眼前。溫吞的陽光,平淡的日子,發霉的夢想,都隨這季節凝凍沉默。透過無語的天空,一些留存心底的希望和惆悵,以及記憶殘片中根深蒂固的暢想和悵惘,在望不斷的歲月深處不斷徘徊。那些青蔥年少時鬱鬱的園中葵,用蒼老的姿態依稀打量著一個又一個日出日落,在時光的轉角處,淡漠撿拾著芳華歲月遺下的繽紛色彩,將失落的承諾移植到另一場花前月下。只是,今昔已非昨日,雖然,今夜明月當空。 只是今夜無雪,暴露的心事無處安身。那一刻,有流星劃過暗夜,有凜冽的風吹拂鬢角,有安靜而迷茫的淚水默默流淌,有遠去的街車、匆匆而過的人群,唯獨沒有轉身後的身轉。筆直的路,伴著規律節拍的腳步聲,那個身影漸行漸遠,漸次模糊,直至被黑暗吞噬…… 離別的剎那,一腔熱血隨冷空氣散發殆盡,凝固成飄舞的冬雪。雪紛飛,點綴著曾經並肩的足跡,然後,一行是你走向遠方,一行是我踽踽獨行。兩條背向的路,如一朵盛開的花,決絕而美麗。朔方的罡風正勁,敲打在冬日的每一個角落。混沌世界,如一片枯葉失速旋轉,隨即被風雪堙沒。 渴望一場雪,傾城的雪,飛揚成萬千心願,傾覆我獨自沉思的三寸天堂。蟄伏的日子,丟棄所有的榮耀及落寞,固守在昔日的一絲溫暖中,讓心堅硬成一塊冷漠的冰,默默埋下高傲的頭顱,在雪野中靜聽風寒,直到下一個春天喚醒沉睡的靈魂,度我穿越塵囂,去邂逅有夢的嶄新輪迴。 我深知,在時光深處,蔥蘢的生命始終頑強不屈,在斷崖的盡頭,會有彩橋騰躍千里,深入每一個黎明和黃昏,從海角一直延伸到天涯,從蜿蜒的河流駛向遼闊的大海,從瑟瑟的冬日走向輝煌的春天。 相遇是昨天的花朵,結出今生的緣,在相同的陽光下折射出不同的色彩。我相信,無論緣深緣淺,斑斕的心跳是留存於心中最美妙的一首歌。無論晴天雪天,不問是是非非,昨天的我,已走完今生的路,明天的征途,將注定在相似的驛站遇見夢寐的人。 此刻,當我用同樣的姿態仰望天空,陰濕的眼角不覺又一次被風吹痛。窗外,月已被雲遮蔽,一場久違的雪就要來臨。一場雪落,一場花開,在經歷雨雪風霜後,我們已深深懂得,所有的繽紛色彩,都源於一份簡單樸素的純白,你我的遇見,會在同樣的軌跡下駛向彼此的遠方。 下一場花開,你會是一株葵,還是一束蘭,抑或是一朵菊?我只希望,不要再讓我一朵一朵的找尋下去,好嗎?可否,在你播下的奼紫嫣紅中,請讓我聽見最初那一串熟悉笑聲,來喚醒存留於歲月折痕深處的陣陣芳香……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能記得的記憶是5歲,那時候因為沒能背下英語單詞被爸爸罰跪,面壁思過。那時我是一個人,等待能把我救走的救兵。還在巧合的一次看電視劇聊齋的時候,嚇得鑽到一疊子被的底下嚎啕大哭。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恐懼。 本來可以7歲就上學的,但是那年家裡多了一個成員,我的妹妹。因為她太小需要人照顧,所以家裡把我上學時間推遲了一年。爸爸媽媽都把精力放在了照顧妹妹身上,我是一個人,等著妹妹長大一些。 上小學了,妹妹依然很小。從一年級開始到小學畢業,從來沒有爸爸媽媽送我上學或者接我放學的時候。我是一個人,背著書包,把鑰匙掛在脖子上,每天自己獨來獨往。印象最深的是一次爸媽都不在家,外邊下著大雨,我一個人,站在門口流著眼淚拿鑰匙開家裡那扇大門,這時竟從很窄的胡同裡跑出來一個光著膀子手裡拿著大片刀的男子,我嚇得抓住門把手,將身子緊緊貼在門上,狠狠地閉著眼睛不敢張開。那是我人生的第二次恐懼。 初中,我還是一個人。享受著班主任勢力的眼光,眼看著好朋友一個個因為學校要修建會耽誤學習而紛紛轉學。直到初三,我把自己埋在了課本裡,進入了所謂的好學生的梯隊,但是梯隊裡的倒數。就算中考結束等成績的時候,梯隊裡幾個女生在等成績,其中一個人的家長去了能查看成績的大樓裡查看了成績,其他人的成績她都有幫忙查看,唯獨沒有查我的。那是我第一次強烈地嘗到了赤裸裸地歧視。最後,還是我一個人衝進了大樓裡,查到了自己的成績,一個比剛才梯隊裡所有人都優秀的成績。這是第一次我用自己的力量贏得了榮譽贏得了驕傲。 高中,我住進了學校的宿舍。一個人開始了嘗試集體生活。身邊的女生不太喜歡我,因為我雖然成績一般,卻擠入了班幹部的行列,還有著不錯的男生緣。身邊的男生來來去去,擾亂著我本不太聰明的神經。表面上無所謂的自己,早已經因為這些阻礙了自己本不出色的成績。畢業了,我一個人,去了遙遠的城市。離僅有的幾個朋友很遠很遠的地方。 大學,我又再次一個人開始了遠在他省的求學生涯。還記得爸爸在大學門口送我的時候,我頭也沒回的就自己徑直走進學校裡的那一刻,我知道爸爸肯定一直遠遠地望著我,擔心我一個人走這麼遠會難過,所以我沒有回頭,沒有讓他看見我滿臉的眼淚。反正是一個人這麼久了,無所謂的。全新的大學,我遭遇了背叛,遭遇了反覆的分分合合。也遇到了知己,學會了成全。當然,一直一個人的我找到了可以掩蓋這一切的方法。舞台的燈光和頻繁的訓練讓我少了很多可以用來痛用來孤獨的時間。 大學畢業,我一個人打包了行李離開了。離開了一個我想留下卻不被容許的地方。我開始來到新的城市找工作,又是一個人,拿著地圖拿著報紙一家又一家的應徵。遇到了新聞裡經常會說的什麼招聘會人山人海,招聘單位的黑色陷阱,傳銷、恐嚇。最後竟然還可以安然的坐進台資的辦公室裡成為OL,這都得歸功於一直以來一個人的歷練吧。成為OL的那些日子裡,我最怕的不是職場裡的波濤洶湧,而是每逢節假日的時候的一個人。沒有人陪伴,沒有地方可以去。不是因為沒有朋友,是沒有可以一起過節的朋友。一個人,住在租金並不低的公寓裡,無時無刻不在期盼著能有人來到身邊陪著我,可我努力著,等待著,大家都是在問我怎麼還不結婚,卻沒有人願意主動說,跟我在一起好嗎? 最後為了親戚,為了那一次徹底的失落,為了妹妹可以自由,我辭掉了工作。回了老家。 再一次開始了一個人重新找工作的日子。很幸運,淡然後我獲得了現在的工作。很固執,我親手安排了現在的生活。如今我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家,也有了還在肚子裡成長的寶寶。可是,很多時候我還是一個人,很多時候我寧願自己是一個人。 回頭想想,似乎我想要的東西,只要我全身心地投入都可以得到。那我是不是從一開始就錯了,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接受現實,而是朝著自己想要的去努力去爭取? 現在我想要的是什麼?我又該怎麼做? 如果可以有一個人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如果可以有一個人幫我做好這一切,如果……如果會實現嗎? 文章來源:丑魚尼莫的新浪部落格 |孫蘇燕馬媽媽的BLOG | 廣州市公共營養師培訓 |石鍾山的BLOG | 來自紐約的時尚評論家沈宏 |知心姐姐盧勤的BLOG | 有疑問-----QQ |師嫣的遠方 | 尋常旅程·攝影如奇遇 |kew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不敢奢求什麼,只是想念。——題記 我路過幾處孩時的樂園,那些地方早已面目全非,聽說又要準備建什麼新房了。該拆遷的拆遷,該填埋的填埋,該新建的新建,畢竟喜慶只圖一個“新”字,那些破舊,永遠屬於回憶,除了幾位懷舊的老人,沒有人會在意這些的。大家都在盤算著:新建這些需要多少錢;家中還有多少積蓄;又要去親朋好友那借些錢了;債務又多了一些;孩子的開銷似乎又大了些;以後要更加努力賺錢了……或許不變的只是生活,它一直在繼續,雖然主題永遠是庸俗,但是現實。 不知有多少人曾從你這走出,又有多少人曾衣錦還鄉,還有多少人回來尋求溫暖?這些你都不曾記憶,不是你冷漠,而是你太過博愛。如若不是為了生活,又有幾人捨得離開?你雖不捨,但終究沒有挽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好與不好,都要生活,那又何須在意好壞?衣錦還鄉,是很榮光,狼狽而歸,是很落魄,但大家都是遊子,回到故里,還分什麼彼此,要知道得意有時,失意有時,為了所謂面子,值得高看低瞧嗎?你從始至終只是靜靜地看著,不曾說些什麼,遊子歸客,都還只是孩子,長大了,就懂事了。 你我一直在變,只是離家久了,多了些想念。故土,你變或不變,與我何干?你的氣息,早已被我銘記,我不敢奢求什麼,只想靜靜地看看所剩不多的遺跡,那些地方有著你我孩時的記憶,即使時間再久,又有誰可以帶走當年留下的痕跡?那些童年,快樂與否,沒什麼大不了的,記下開心的,忘記煩心的,時間就是這樣過來的。那些往事,風一吹,就散了,風一停,又復原了,好與不好,且任它去吧,至少還有記憶,不是嗎? 村口橋邊有兩棵老槐樹,幾百年了,一左一右不知守護了幾代人?我幾次匆匆路過,終是不曾細看,只知道右邊的那棵老槐樹曾經住過一隻狐狸精,後來被雷劈過,只留下黑漆漆的樹洞,幾百年過去了,那個樹洞,依然存在,只是那隻狐狸精,不知所蹤。或許,正因為傳說,那些景物才有了幾分神韻,似被賦予了靈魂,是故鄉親們津津樂道,遊人就此流連忘返,更不知醉了多少文人墨客? 風似有些靜了,我亦有些倦了,那些人情世故,真的不想懂,可是又不得不懂,這或許就是生活的無奈。因了而了,卻了無了,誰人能解?風土不改,變得只是你我,任那些偽裝多麼嚴密,心累時,終要找人傾訴。瘋也好,狂也罷,草書人生,哭一聲,笑一聲,清茶濃酒,醒也好,醉也罷。 我來不及述說什麼,再多的話語,再好的文筆,不過徒添了幾分笑意。故土無恙,我只是想念。 文章來源:寧財神:手中有劍心中無碼 |朱家雄的BLOG | Wicked Little Town |王軼瓊的BLOG | 素黑黑洞 |懶貓媽媽的貓窩 | 禧路的BLOG |My American Experience | 愛生活,愛小懶懶 |小汗的時光·夢與路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中央電視台5套體育頻道在幾年前就開設了街舞教學節目(雖然教授的並不是純正的街舞),3套舞蹈世界在2003年春節前也播出了特邀北舞堂拍攝的街舞專題節目。作為一種為青少年所喜愛的文化體育活動,街舞在全國各地已經廣泛傳播開來。   >>> 街舞的文化範疇   街舞是一種民間舞蹈,興起於20世紀80年代的美國黑人青少年,是美國黑人「嘻哈文化」(Hip-Hop)的組成部分。由於這種舞蹈出現在街頭、不拘於場地器械,所以稱為街舞,並且具有極強的參與性、表演性和競賽性。在逐漸的發展中,街舞青少年形成了一種共同的思想理念和行為方式,他們以街舞來張揚自我個性,展示青春的活力和激情,表達勇於進取的生活態度,他們強調的是「做自己,享受生命,勇於挑戰」的理念。   >>> 街舞在日韓的發展   隨著嘻哈文化在世界的普及,街舞也迅速傳遍世界。街舞成型之際就已傳入日本,並轉而傳入韓國。日本人創造並發展了許多新的街舞形式,比較注重其中的舞蹈性。而韓國人將街舞融入自己的理解,創造了極具民族特點的嘻哈變體文化:青春靚麗的歌舞組合,旋律優美節奏明快的音樂,簡單整齊的舞蹈,絢麗誇張的造型……這種文化自1997年開始風靡中國,被稱為「韓流」。日韓這種嘻哈變體文化形成對亞洲其他國家強大的文化影響力。   >>> 街舞的種類   以動作為標準,街舞分兩大類:Hip-Hop和Breaking。   Breaking:技巧型街舞,要求舞者具有較高的力量、柔韌性和協調性,屬於技巧性較高的體育舞蹈,所以最先為國內青少年所喜愛。跳這種類型舞蹈的青少年叫做B-Boy/B-Girl。   20世紀80年代,被稱為「Hip-Hop之父」的DJ Kool Herc創造了B-Boy的概念,也就是Breaking Boy。每年,全世界的許多國家都有一些為B-Boy們舉辦的比賽,較有名的是每年一度的BOTY(B-Boy of The Year)和在英國舉辦的B-BoyChampion,超過10個國家的百名參賽選手會參加這樣的盛事。比賽的優勝者很快就會聲名遠播,成為青少年的明星。   Hip-Hop:舞蹈型街舞,有Poping、Locking、Electric、Turbo、House等多種風格。它們都不如Breaking那樣需要較高的技巧,但更要求舞者的動作協調性和舞感,以及肢體靈活性和控制力。好的Hip-Hop舞者同樣需要艱苦的練習。由於Hip-Hop Dance不如Breaking那樣技巧性強,也缺乏競賽性,以前沒有受到街舞愛好者足夠的重視,現在隨著舞蹈觀念的增強,這種情況得到了改變,甚至B-Boy也開始練習並出現了許多全能型的街舞好手。   >>> 街舞的沿革   以時代特色為標準,街舞可以分為Old School和New School兩類,前者為20世紀80年代的街舞風格,後者產生於90年代,在音樂和動作上都有相當大的改觀。   Old School   Old School的音樂有非常快的節拍來配合Breaking的動作,而後隨著Hip-Hop音樂的演進,Hip-Hop的節奏變慢,Breaking動作便不適合了。因為如果在這種慢板的Hip-Hop音樂中作風車或排腿(Footwork)之類的動作,會覺得一點爆發力都沒有,甚至失去其舞感。此時Old School與New School的舞蹈就開始分家了,那是在1986年左右。   早期New School的舞步非常簡單,如耳熟能詳的 「滑步」(Running Man) 這在以前MC Hammer及Babby Brown的音樂錄影帶的中均可見到,這種勁爆的Hip-Hop舞蹈也稱為Funky Dance。然而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些MC Hammer及Babby Brown時期所流行的街舞,也漸漸變成了Old School。   New School的出現   1992年初,一個叫做Mop Top(Elite Force)的黑人舞蹈團體(由Henry Link、 Loose Joint、Buddha Stretch組成),發展出一種新風格的Hip-Hop,一種「原地性的Hip-Hop」。它不像MC Hammer及Babby Brown時期的大動作、大範圍式的移動,更沒有霹靂舞中那些在類似體操的動作。它的獨特風格在於注重身體的協調性(我們所謂的律動),重視身體上半身的律動及增加了許多手部的動作,不再像那些舊風格的Hip-Hop重視大範圍的移動以及腳步的動作。隨後,邁克爾?傑克遜的Remember The Time MTV中運用了Henry的這種新風格的舞蹈,馬上就掀起了一股風潮。後來馬麗亞凱利的Dreamlover歌曲MTV使用了更為豐富的New School舞蹈,這些舞蹈中夾雜著Locking(鎖舞)、Poping(機器舞)、Wave(電流)這些東西。當時人們很難去斷定這是什麼樣的舞蹈,但是這卻是New School Hip-Hop發展史上很重要的一節,它是全世界開始流行New School的起源。   New School的成熟階段   New School Hip-Hop混合了各種不一樣類型的舞蹈,以一首輕快慢板的Hip-Hop或R&B歌曲表現出來。這是New School初期的一種型態。Henry等人簡化了許多Locking的動作,並且以標準的Hip-Hop式律動去表現Poping和Locking,也不時的在舞蹈中加上Wave。簡單地說,就是用新的感覺去詮釋這些舊的舞步。後來,Henry在馬麗亞凱利的歌曲Fantasy以及以後的Honey中擔任了編舞的工作,在紅及一時的女子Hip-Hop團體TLC的歌曲Creep及電影《MIB》的MTV中,Hip-Hop已經開始成熟。   現在的New School Hip-Hop Dance   當這種New School Hip-Hop在日本開始流行時,日本人發展出他們自己的另一套舞風,即是使用Old School的音樂跳New School的Hip-Hop。New School最初是以新的音樂風格表現舊的舞蹈,現在卻變成以舊的音樂風格來詮釋新的舞蹈了。在動作上,近期的New School Hip-Hop變化更多,身體的扭曲和變形更加厲害,越來越沒有在舞蹈中所謂的規律性。   >>> 街舞在中國   中國青少年最早接觸街舞,始自20世紀80年代的美國電影《霹靂舞》,當時的霹靂舞(Break Dance)就是現在Breaking的前身。隨著中國青少年對街舞理解的深入,他們逐步回歸街舞的本源,以中國青少年自己的眼光和特點來實踐街舞。   除了早期的霹靂舞,自上世紀90年代中開始,全國各地青少年就已經開始習練街舞。北京、上海、廣州因為資訊發達,街舞開展比較早;河南鄭州由於中原武術文化與街舞關係密切,Breaking舞蹈也起步較早。現在,全國各地都有練習街舞的青少年,在各個城市的街頭廣場都可以他們扎堆訓練的身影。他們還經常組織小型的比賽(Battle,碴舞/拼舞),功夫最好的舞者能夠贏得眾多青少年的推崇。   青少年對街舞的熱情引發了從文化藝術到商業廣告對街舞的大量應用。我們看到,在許多知名藝人,如周傑倫、陳小春、蕭亞軒、溫嵐的音樂錄影帶中,街舞少年的英姿頻頻出現。Nike、李寧、第五季、匯源、金蒂、Nokia等品牌的商業廣告業使用了街舞造型,頻頻轟炸年輕消費者的視覺。2003年初北京人民大會堂上演的舞劇《巴黎聖母院》中,應用了大量街舞動作,形成獨特的文化風景。

Next